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4 Reads)
表哥的二女兒弄璋之喜,擺了百日宴,請去喝喜酒。 正值驚蟄的第二天,春雨連綿地下著,很冷。我們來到表哥指定的地點——蘇蘆農貿市場,放眼望去,飯店不少,卻不知在那一家。於是,打著雨傘在樹下急忙地給表哥撥電話。表哥笑著說,就在市場門口等候幾分鐘吧,大女婿小車過去接你們。 真弄不懂表哥葫蘆裡賣的什麼藥,就這麼幾步路,告訴一聲飯店名稱就OK了,還耍什麼排場? 大女婿的小車來了,他笑瞇瞇地為我們打開車門,一臉的神秘。我們坐好了,汽車卻往對面的馬路駛去,轉了幾個彎,而後沿著一個魚塘邊的泥濘路,艱難行駛幾分鐘,穿過了一個木材加工基地,往裡再拐兩個彎,終於到達了目的地——一個滿是鋼筋磚混結構樓房的村莊。 沿著一排牆根走去,再拐一個彎,眼前的景象卻讓我著實吃驚了一下:一方平地撐起了連成片的遮陽傘,傘下的幾十桌宴席連成排,客人都已入席,蔚為壯觀。儘管雨水順著傘的邊沿不時滴落在人們的肩背上,但沒有誰在意這個“惡劣環境”而為這些雨滴煩惱,卻是隨遇而安,隨緣而喜,杯盞交錯,談笑風生,亂哄哄地好不熱鬧。哎呀,此情此景多麼地像我們農村老家的婚慶習俗的景象啊!在南寧這樣的大都市裡居然能擁有這樣的平民之樂的豁達氣象,真是一種造化,一種緣分!我們立即入席,融入了這快樂的人流中去! 這裡的話題很隨意,也很自由。但是談的大都是身邊瑣事,古今趣事。沒有國家大事那麼嚴肅的話題,也沒有政治學習中那麼一本正經的話語。想到什麼說什麼,想說什麼說什麼,說到哪裡算哪裡,沒有人在意你的修辭,沒有人注意你的對錯。哪怕是弄出了關公戰秦瓊之類的笑話,也沒有人奚落你沒有水平,儘管是哄堂大笑,大家也還是善意的。高興就好,絕沒有某些知識分子那樣的看重面子,可能因此而恨你一輩子。 喝到一定時候,猜拳打碼是免不了的,往往這才是酒宴的高潮。這種時候男人是最要面子的,無論是贏是輸,都要戰鬥到底;哪怕爛醉如泥,嘴裡還強:“我沒醉,有馬放過來!”如果哪家女人在激戰之時來勸老公不要喝了,喝多了會影響健康,等等,必定會引起老公的惱怒,也許會因此遭了老公的拳頭,而又得不到鄉鄰的同情的。 我的鄰桌是一些三十來歲的年輕人,他們正在猜拳,喊碼的聲音一浪高過一浪,手指的比劃快如閃電,數字變化層出不窮。贏的贏來興高采烈,輸的輸得壯懷激烈!只見輸者仰天“一口燜”後,嘴角一抹,手指又伸了出來,大有“東風吹戰鼓擂,世界上究竟誰怕誰”的英雄氣概!此時此刻,站在旁邊觀戰的女人們並沒有去勸阻自家的男人,而是歡笑著為他們鼓勁,試看誰家的男人寶刀不老,雄風永在…… 年輕人的酒桌之戰,也令一旁觀戰的我心頭癢癢的,久違了的場面竟令我躍躍欲試。我禮貌地坐了下去,伸出手掌表示也來幾碼。這個舉動可樂壞了年輕人,坐在我旁邊的首先應戰,把手掌擺在我的面前。他猜的是廣碼,我講的是桂柳話,這碼怎麼猜?最後形成共識:同聲喊碼,各自語言表述,觀戰的兄弟姊妹做裁判。於是,開始響碼。幾個回合下來,我輕鬆地贏了第一碼。四碼一局,幾度膠著狀態,我沉著應對,穩中求快,果斷出擊,竟然贏了三碼。這個成績本來不算什麼,只因為是老少鬥,大家都為我喝彩,說是老當益壯,想當年一定是個拳場好手,到如今還不減當年勇咧。這樣一來,麻煩也就大了,同桌的年輕人都要和我來一碼,美其名曰“向老前輩致敬,學習學習”。盛情難卻,只好硬著頭皮迎戰了。一圈打下來,共計十六碼,我只輸了三碼。此時,真的轟動了,一桌的年輕人站起來,豎起大拇指對著表哥及其子女們說:“你家的表叔真行啊!” 喜酒與好話同時下肚,我竟有幾分飄飄然起來。雖然沒有醉翁亭的“太守醉”之豪邁愜意的“山水之樂”,但也“得之心而寓之酒”,沾沾自喜。時下社會不是在熱議“幸福感”與“幸福指數”嗎?我想,此時此刻此情此景我們的幸福指數應該是最高的。“人生有酒須當醉,一滴何曾到九泉”。活在當下,至關重要,自由身心,快樂就好,現實的感受才是真實的。儘管時光隧道已經進入二十一世紀多年了,但很多的傳統文化情結卻沒有因此消失,而且勢力還很強勁,是不以人們的意志為轉移的。 幸福感來自心理感受,是與錢多錢少、或窮或富不成正比的。我的表哥一家處在社會的最底層,如果一定要找出家庭中有什麼可圈可點的輝煌人物吧,他的父親(我的四姑父)可能是最值得驕傲的。因為他曾經是南寧萬國飯店的廚師,以現在評聘職稱的標準看,也許是當然的“特級”。然而,表哥兄弟姊妹幾個中卻沒有一人接父親的班的,可能是文革期間的肉類供應匱乏吧,烹調這行已經沒有奔頭,他們都去當建築工、搬運工等苦力去了,好在也是國營單位,覺得很滿足。可是好景不長,改革開放不久卻陸續下崗了,只能做些小生意維持生活。多虧還有一棟有天有地有門面的當街祖屋,如今老了可以靠其租金安度晚年。到了他們子女這一代也是打工一族,屬於低薪階層。但是他們的家教特好,兄弟姊妹團結互助,孝敬父母。前兩年表嫂有病需要大手術,姐弟幾個硬是籌措了幾萬元,解決了燃眉之急。而最使我羨慕不已的還是他們星期六的回家聚餐。自從大女兒出嫁以後,他們就立下了一條規矩:無論多麼忙碌,每星期六晚上兄弟姊妹必須回家與父母共進晚餐,吃團圓飯。一到聚餐時候,女兒女婿就如約帶著孩子回家,幾年下來,雷打不動。每當談到這個事,表哥表嫂就很開心,臉上寫滿了幸福。家風如此,不是容易做到的。 也許有人會說區區小事,何足掛齒。而我認為這並非小事。“百事孝為先”,享受與子女聚餐的天倫之樂,並不是普通百姓才有的願望,而眾人矚目的偉人也不能脫俗。據報道,晚年的鄧小平很喜歡和子女及孫兒輩在一起吃飯,全家四世同堂,十多人到齊了他才動筷子。如果看到少了幾個人,他就會詢問:“哎呀!今天怎麼冷冷清清的呢?到哪裡去啦?”一直到有明確答覆為止。不管什麼時候,鄧小平只要和子女及孫兒孫女在一起,就會陶醉在童真的情趣之中……由此可見,家庭中的老有所養,幼有所教,家庭成員之間的互相關心和照顧及和睦相處是自古及今的人們所追求的歡樂境界。老長輩們所嚮往的含飴弄孫、兒孫繞膝的心境,顯然是最陽光、最愉快的。 行文至此,本來應該打住了的,我卻突然想到過去單位的一個同事來。他的外家很顯赫,泰山大人曾經是一個省部級高官。十多年前老婆到海外發展去了,不久孩子也隨母親去讀書。孩子倒是很有孝心的,開始那兩年經常有越洋電話問候老爸。老爸很高興,早晨起來就把“兒子又來電話了”的喜訊告訴我這個鄰居。有一次他高興地說:“兒子半夜來電話了,他已經免試進入了哈佛,叫我放心,養好身體,他學成一定會來的。老爸老了,會和我在一起的……”孩子進了當今世界的頂尖大學,他激動得眼裡閃爍著淚花!可是從那以後,我再也沒有他的兒子的消息,更沒有看到他的老婆的蹤影。最近,聽說他中風了,令我很吃驚!他退休才一年多呀,平時見他很精神很開朗,身子骨總是原來的老樣子,還經常去逛書市,愛看《“四人幫”覆滅記》等文革書籍及偉人傳記,怎麼就……真是“後頸窩的毛,摸得著看不見”,禍福難料啊!因為一個癱瘓的人在這裡生活不方便,族上的人把他接回鄉下老家去了。 如今,每當我看到辦公大樓前的兩棵棕櫚樹時,自然地想到了他。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棕櫚樹只是一人多高的時候,他就一個人在樹下吃飯了。冬去春來,一年四季,總見他一個人在吃食堂;即使是春節,也還是見到他,很少聽說他要到什麼地方去過年。如今,棕櫚樹長得一個人都抱不過來了,他卻回去了,回到老家養老去了! 人啊,不管在外幾十年如何地風光或者不風光;或許幾十年飛黃騰達很少光顧鄉里,在你的心目中有沒有家鄉的山光水色、人情世故,這並不重要。家鄉總是記得你,留有你的一席之地,在你最困難的時候,會敞開胸懷接納你,不嫌棄…… 也許,這就是我們的農村情結,我們所喜歡的農村味!

| 3rd Apr 2013 | 一般 | (3 Reads)
一天無他的音信,快要下班時,“對不起啊,我去打牌了,你自己照顧自己啊!”聽著嘟嘟的斷鈴聲,心,早已麻木的沒有了感覺。這樣的話,這樣的事,這樣的時候,太多了,多的她現在覺得要是哪一天沒有去應酬或打牌,就不太正常了。 “你忍心把我一個人放在家裡嗎?今天是小年呢……”過了十多分鐘,她故意再打電話試探一下。 “那你來吧,不過蠻遠的…啊,我胡了,條一色……”胡牌的興奮讓他話未說完就掛了電話。她在辦公室呆了許久,才出來,無邊的夜幕像一張網,星星和霓虹燈交相輝映,倒不顯得陰深。站在街頭,等的士。看不見的冬風,一陣一陣,吹在臉上,冷在心裡。 來來往往的車,沒有載我的; 卿卿我我的人,沒有等我的; 閃閃亮亮的燈,沒有照我的; 熱熱鬧鬧的家,沒有暖我的…… 突然的,就心生了悲涼。藉著路燈,她在手機上寫下這樣一條短信,發給一位最好的朋友。許多時候,快樂需要分享,傷痛也需要分擔。一個女人如果憂傷的愁緒背負太重,容顏易衰心易老。其實,要求不高的,只想有一段瀰漫著煙火氣息的平常生活,讓她感受到他力所能及的在愛,可以不物質,可以不風光。無數個日昇月落,看得見彼此的注視,嗅得到彼此的氣息,感受得到彼此的愛戀。 無意中打開的電視畫面正播放著一個關於愛和親情的故事。患了淋巴癌的李明樹的老婆為了鼓勵老公樹立治病的信心,讀書不多的她多次勸說無用,情急之下,當老公睡著時,陪床的她竟然提起笨拙的筆,靠在床頭寫了一篇篇帶淚的日記。印象最深的是主持人介紹,有一次李明樹要偷偷自殺,被老婆發現了,他只重複一句話:不想再拖累老婆。於是,後來就有了這篇《好日子與壞日子》:“總相信,每個人的一生,不都是好日子,也不都是壞日子,好日子與壞日子的分界線,就是愛。只要有愛,壞日子也是好日子。我們雖然走得很慢,但一直要堅持走下去。”感受著妻子如山的厚愛,李明樹從此不再言放棄。愛,如此神奇,它可以毀滅一切,亦可以創造一切。 牆上鐘擺傳出“嘀嗒嘀嗒”的聲音,在偌大的屋子裡,那麼刺耳,那麼清冷,一如她清冷的心。時針早已指晌午夜十二點了,手機的屏幕卻再沒有亮閃過,想必酣戰的他是沒有精力去關心在這樣一個燈火通明的城市裡,在這樣一個千家萬戶歡喜團聚的日子裡,他曾視若寶貝的她卻孤寂地過著一個人的小年。 那些千萬次停留在嘴唇上的在乎與深愛,原來只是要把她安放在一個他覺得放心的地方,就好了。至於她靈魂深處對真愛的渴望,權且一笑而過。 在婚姻中,從來,一個人跳不出完美的雙人舞。在她心裡,那個地方,該是兩個人的家。

| 14th Jul 2012 | 一般 | (3 Reads)
學習累啊學習苦 家長天天買大補 終於挨到考完試 ———倒數   頭懸粱啊錐刺股 點燈熬油更刻苦 但是實在撐不住 ———呼嚕 唉!就這點出息 難怪兄弟學不好 該用右腦用左腦 左右相差百萬倍 ———自找   原來我也學不會 盜汗失眠更受罪 白天直念二個字 ———嗑睡 兄台說得有經驗 難得會寫三句半 能否教偶一二招兒 ———隨便 看你成心來請教 說話辦事還著調兒 哪咱不看廣告,看 ———療效 久聞兄台人不賴 學習像吃豆芽菜 速讀速記比劉翔 ———還快 學習沒有多神秘 不過讀寫算和記 激活右腦再學習 ———算屁 說你胖來你就喘 還不早點告訴俺 學會俺不就可以 ———偷懶  

| 7th Jul 2012 | 一般 | (3 Reads)
一天無他的音信,快要下班時,“對不起啊,我去打牌了,你自己照顧自己啊!”聽著嘟嘟的斷鈴聲,心,早已麻木的沒有了感覺。這樣的話,這樣的事,這樣的時候,太多了,多的她現在覺得要是哪一天沒有去應酬或打牌,就不太正常了。 “你忍心把我一個人放在家裡嗎?今天是小年呢……”過了十多分鐘,她故意再打電話試探一下。 “那你來吧,不過蠻遠的…啊,我胡了,條一色……”胡牌的興奮讓他話未說完就掛了電話。她在辦公室呆了許久,才出來,無邊的夜幕像一張網,星星和霓虹燈交相輝映,倒不顯得陰深。站在街頭,等的士。看不見的冬風,一陣一陣,吹在臉上,冷在心裡。 來來往往的車,沒有載我的; 卿卿我我的人,沒有等我的; 閃閃亮亮的燈,沒有照我的; 熱熱鬧鬧的家,沒有暖我的…… 突然的,就心生了悲涼。藉著路燈,她在手機上寫下這樣一條短信,發給一位最好的朋友。許多時候,快樂需要分享,傷痛也需要分擔。一個女人如果憂傷的愁緒背負太重,容顏易衰心易老。其實,要求不高的,只想有一段瀰漫著煙火氣息的平常生活,讓她感受到他力所能及的在愛,可以不物質,可以不風光。無數個日昇月落,看得見彼此的注視,嗅得到彼此的氣息,感受得到彼此的愛戀。 無意中打開的電視畫面正播放著一個關於愛和親情的故事。患了淋巴癌的李明樹的老婆為了鼓勵老公樹立治病的信心,讀書不多的她多次勸說無用,情急之下,當老公睡著時,陪床的她竟然提起笨拙的筆,靠在床頭寫了一篇篇帶淚的日記。印象最深的是主持人介紹,有一次李明樹要偷偷自殺,被老婆發現了,他只重複一句話:不想再拖累老婆。於是,後來就有了這篇《好日子與壞日子》:“總相信,每個人的一生,不都是好日子,也不都是壞日子,好日子與壞日子的分界線,就是愛。只要有愛,壞日子也是好日子。我們雖然走得很慢,但一直要堅持走下去。”感受著妻子如山的厚愛,李明樹從此不再言放棄。愛,如此神奇,它可以毀滅一切,亦可以創造一切。 牆上鐘擺傳出“嘀嗒嘀嗒”的聲音,在偌大的屋子裡,那麼刺耳,那麼清冷,一如她清冷的心。時針早已指晌午夜十二點了,手機的屏幕卻再沒有亮閃過,想必酣戰的他是沒有精力去關心在這樣一個燈火通明的城市裡,在這樣一個千家萬戶歡喜團聚的日子裡,他曾視若寶貝的她卻孤寂地過著一個人的小年。 那些千萬次停留在嘴唇上的在乎與深愛,原來只是要把她安放在一個他覺得放心的地方,就好了。至於她靈魂深處對真愛的渴望,權且一笑而過。 在婚姻中,從來,一個人跳不出完美的雙人舞。在她心裡,那個地方,該是兩個人的家。

| 16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塵緣飛花,人去樓空,夢裡花落為誰痛?顧眸流盼,幾許癡纏。把自己揉入了輪迴裡,憶起,在曾相逢的夢裡;別離,在淚眼迷濛的花落間;心碎,在指尖的蒼白中;淡落,在亙古的殘夢中。在夜鶯淒涼的。

| 4th Jun 2012 | 一般 | (3 Reads)
孟庭葦《誰的眼淚在飛》歌詞:悲傷的眼淚是流星,快樂的眼淚是恆星。滿天都是誰的眼淚在飛?---昨天的眼淚變成星星,今天的眼淚還在等---每天都有流星不斷下墜---誰的眼淚在飛?是不是流星的眼淚? 耳畔是曾經熟悉的旋律,在這個難得的春假裡,終於回到久別的家鄉——一座北方的小城。走在那些熟悉而又陌生的街道,聽著親切的鄉音,記憶中模糊了的家鄉氣息,一下子撲面而來。 清明小假的最後一天,上午,不,應該是中午時分了吧,我獨自坐在湖畔的石凳上。假日裡的人們總是亂了平日的作息。我出門的時候,已經近11點了,現在應該是中午了。 但此刻,徜徉在公園裡的遊人並未離去的意思,更有遊客陸陸續續、紛至沓來。假日裡的公園總是不需擔心寂寞的,更何況,清明花開的季節。 即使,披垂雙肩的頭髮,總是不聽話的跑到額前,顯然此刻有風的。但湖畔垂柳的枝條綴滿稍顯肥厚的嫩葉,在這樣的風裡,仍然有些慵懶。自顧映著清綠的湖水,搔首弄姿,不屑隨春風起舞。 湖畔的假山後有人在唱戲,女聲。聽不清戲詞,因為有風,鑽進耳朵的還有京胡,斷斷續續的咿伊呀呀。湖對岸,憑感覺應該是一家三口吧。媽媽在輔導年幼的女兒跳藏舞,很認真。兩人都穿了藏袍——舞蹈服,太遠了,看不大清顏色,但上下翻飛,長大的袖子,在中午的陽光裡,白亮亮的,晃眼。爸爸也沒閒著,端著攝像機,前後左右的一通忙亂。 人們毫不避諱、甚至很願意親近春天中午的陽光,周圍的一切都是慵懶、愜意的。幸好有這春風。同樣是風,在炎熱的夏季,風對人們意味著涼爽;在收穫成熟的秋天,風對人們意味著豐收的喜悅;在嚴冬,風是一把寒光逼人的寶劍,逼退人們殘存的一絲熱情;春風,又像什麼呢? 它忽左忽右,沒有一定的方向;它來得匆忙,走得跳躍,就像頑皮的少年,不是撥弄小姑娘的蝴蝶結,就是偷偷地拽一把小媳婦們的花衣襟。這不僅讓我想起了,曾經年少的遊戲,傳遞悄悄話: 一個人趴在另一個人耳邊,小聲地說一句話,然後,由這個人再傳給下一個,往往到最後,原來的話會變得面目全非,大家笑成一團。快樂之餘,耳邊,還殘存著小夥伴嘴裡呼出的熱氣,癢癢的。 原來想趁著春暖花開,拍些家鄉春景,以備不時之需,但最終還是放棄了。因為拍來拍去,總不盡滿意。 如果說,把春天的景色比作辦喜事的現場,南方的春色就像家底殷實的富貴人家,稍做鋪排,便奼紫嫣紅映滿了眼;相比之下,我的故鄉——北方小城的春色就遜色得多了,只能算是小戶人家的小打小鬧,儘管吹打得熱熱鬧鬧,總是難免有捉襟見肘之嫌。 這就是家鄉的春天,新舊並存,參差不齊。綠柳紅桃醉笑東風,而棗樹、槐樹之流還在遲鈍地懵懂著,略顯僵硬的身軀在明媚的春光裡,半睡半醒。 “啪”,什麼東西落到我的腳邊,打斷了我的思緒。哦,是一條乾枯的柳枝。細弱,應該是去年春天新萌發的枝條。新生命總是脆弱的。這根柳枝是不幸的,它沒能經過嚴冬的考驗,在本該萬物復甦的季節,在這樣醉人的春風裡,飄零。 造物主是一位嚴格追求完美的雕刻家,風刀霜劍是他最得力的刻刀。他時刻仔細地審視著自己的領地,大自然的萬物,就在他的刀下,更迭著生命的一個個輪迴。 曾經,我對先人們,在這樣美好的春天,安排一場盛大的祭奠——清明節,頗感費解。此刻,看著手裡,還有周圍,被春風掃落的一些細小的樹枝,我更願意相信,清明,盛大的祭奠是人類,在遠古的童年,對生命的敬畏,對造物主的膜拜。 呼,又一陣風吹來,裹挾著胡琴的咿呀,不知怎的,我突然想起了早已故去的奶奶。 記憶中,家鄉的春天,正是青黃不接的時節,先天羸弱的我,對簡單、粗陋的農家飯食總是缺乏足夠的食慾。奶奶,總能變魔術般的弄到幾粒花生米或一小把黃豆,用飯後炭火的餘溫烤熟。然後,奶奶從灰燼裡扒出豆豆們,捧在手裡,呼,第一口,吹掉了灰燼的余屑;輕輕地搓一搓,呼,又一口,吹掉豆豆們的皮屑,呈現給我的就是乾淨的豆瓣了。嚼一顆,香香的,還有餘溫。 看著我的吃相,奶奶總是輕輕的歎息,“唔,真是投錯了胎的傻女子”。 不知什麼時候,兩行溫熱的液體滑過我的面頰。因為有太陽鏡碩大的鏡片遮擋,我沒有去擦。此刻,沐浴著家鄉醉暖的春光,我希望思念的眼淚盡情的飛一會兒。

| 1st May 2012 | 一般 | (9 Reads)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我發現,原來有這麼一個人…… 似乎不會跟著自己的心走,理智永遠大於一切。從開始就是這樣,做什麼事情不會向別人那樣跟隨自己的心意走,而是依靠著大腦的冷靜和判斷。所以,她永遠都是大家心中省心的孩子。可是,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是否快樂,她不會在長輩面前反抗。所以,她在大家面前永遠是一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心裡到底怎麼想,到底是不是快樂,看不出,甚至連她自己都不清楚。 可以很好的偽裝自己的真正的不開心,也可以很好的調整自己的心態,似乎太過於理智,有時甚至自己也會困惑。 追求,很美好的詞語。可是她似乎連追求的事物都找不到。一切在她看來似乎亂了些,想平靜一下,但是連一個能夠平靜心情的場所都沒有。 自己心情不好,與別人無關,又不得不撐著小臉給別人無所謂的開玩笑。很累,自己知道,滑落的淚水知道。重複的聽著那麼一首歌,不覺得乏味。沒聽一次,心裡就難受一會。 是呀,我就是這麼一個人! 有時候覺得自己真的好幸福,有時卻又會覺得自己好可悲。朋友們都說我想多了,其實更多時候我不是想多了,而是我所假設的那些都存在,真是的存在。所以我會在朋友發自內心的開導,卻不會對我產生四海影響的對話中,悄悄地跑神。上課時帶錯了課本,走著走著突然忘記自己要去那間教室上課,把鑰匙鎖在櫃子裡……很糟糕,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些什麼。 我只希望大家都快樂,我也快樂! 文章來源:脫髮白髮專家 |隨緣 | 花婆婆方素珍繪本學苑 |戀上紅塵 | 小維維的BLOG |黃鳴BLOG——商界思想庫 | 多情劍客 |Orange Bowl blow-by-blow | 達貝妮的官方部落格 |NicoleChen Trends |

| 27th Apr 2012 | 一般 | (5 Reads)
春天是來了,陰霾不散的成都,在清晨都已經能看到橙紅色的陽光了。手邊的電話總是在起床之前響起,懶懶的接起,嘟嘟噥噥的亂扯。任憑電話那頭數聲的催著,我還是一如既往的在賴床,數著鬧鈴的次數,在接近自己規定的時間裡,百米衝刺一般的從床上彈起來。每天早上,我大都是掐著時間的脖子在行走。 和朋友在閒罅之時提起了櫻花,分明是明白了他的驚訝。昨日明明沒有開放痕跡的櫻花,在清晨竟有一些已經開放了。早春的花,總是在不經意間給人以驚喜。只是可惜我生活的範圍裡,已經遠離了櫻花。 聽著朋友說起櫻花,就開始感慨起來。如今的我是有了看櫻花的情懷了,只是看不到櫻花。舊時滿眼的櫻花盛開,我倒是不會停留下來觀看。那時的我,一心奔於自己的生存。如今可以養活自己了,櫻花卻是開在別家的院內。 我是喜歡花草的人,卻是懶於飼弄花草的。所以許多的花姿花色都是在別家的院子裡竊取的。在農村老家生活的那段日子裡,我也種過一些花。但都是普通耐活的品種。 鳳仙花開在夏天,我會纏著媽媽要來明礬,用來裝飾自己的指甲。仙人掌,花開之時是黃色的。那種不刺眼的鵝黃,倒是和平日裡滿身的刺形成另一種對比。再強悍的植物,奉獻給人的美麗,也是那麼的柔弱。仙人球開花的時候,最初我在遠處看去,以為是一朵棉花散開了。最後看得真切了,才發現它的花期是那麼的短。就在一兩天的時間裡,就收住了自己的繁華。 應該說我是喜歡梔子花的,那種濃烈的香味,總是會吸引我駐足觀看。家裡的梔子是在舅家折回來養活的,這樣濃烈張揚的花兒,竟然是可以直接攀折下來種在土裡存活的。金銀花是小時候哥哥種的,一到5月,大片的籐蔓上都開滿了一支支針管一樣的雙色花朵。青色的開成白色,白色的敗成黃色。我總是將它們摘下來,讓媽媽騰出一個簸箕。每天清晨,都會看見一個蓬頭垢面的小丫頭站在地邊,在一大片的花海裡細細地挑揀著屬於自己的花兒。直到它的花期開過。 以前不太會注意朋友的話,覺得那是別人的感情。今天就因為朋友的一句,櫻花已經開了,就讓我想起了童年時的自己,想起了那些在花間穿行的時光了。 這樣的天氣裡,家鄉的果樹應該都開出了滿樹的花的。白色的李子花和梨花,紅色的桃花。杏花,櫻桃花。我分不清它們花期的早晚。只是在記憶裡,如這幾種果樹種在一塊地裡的話,它們都會一起開放的。 一群小夥伴,綵衣鮮艷的在樹下嬉鬧。太陽總是那麼的明亮,頭頂的天仍舊是那麼青藍。我們從果樹底下開始奔跑,跑向無邊的油菜田。蜜蜂的聲音永遠都和我們的笑聲混合。沒有一隻蜜蜂和我們打架,他們採蜜,我們捉迷藏。沒有一隻蝴蝶迷亂我們的雙眼,他們跳舞,我們奔跑。壓倒的油菜,總會嚇到我們一哄而散。不然那塊油菜田的主人,就會一直追著我們,任意挑一個小孩,走到他的父母跟前。傍晚回家,所有的小孩所得到的,都是一頓打。邊打邊罵,打完了,罵完了,下一個晴天,我們仍舊在不同的油菜田里,順著油菜種植的紋路,一路的嬉笑奔跑。壓倒一片又一片盛開的金黃花兒。 這些時光,那些繁花,顏色各異的開在了往日的山口。山野裡的花是最好的見證者。見證了我有一個歡鬧的童年,見證了我愛上的那些時光。 春暖花開的季節裡,我和所有的朋友們相聚,然後分離。只是那些花兒,都在一旁靜靜地開放著,似乎從來沒人離開過。我們都還在,只是時光流轉,繁花依舊。 只是之前的我,終是喜歡遺忘。如今細細地去回憶,細細地去尋找的時候,大家都散落在了天涯。 春暖之際,有心的你們,有誰記起了那些山野裡的繁花?又有誰愛上了他們的美麗和繁華? 文章來源:Hall monitor |愛到死都要愛 | 生活吃主兒的BLOG |諸葛孔龍軒 | 微笑陽光兔的BLOG |陶然亭的BLOG | 樂在途中的BLOG |北京老夏的攝影部落格 | 史康寧的BLOG |Lucy Sky—Keep Smile^-^ |

| 20th Apr 2012 | 一般 | (9 Reads)
我國幅員遼闊,犬種資源十分豐富,在被確認的世界名犬中就有14種,其中許多都是著名的寵物狗,如西施犬、拉薩犬、松獅犬、中國冠毛犬、沙皮犬等。 養狗經驗談:哪種狗的性格比較溫和、聽話,壽命也較長? 首選為標準貴賓犬,其智商很高,排在第二名。而且相對於其他兩種貴賓犬,它更加冷靜沉著,喜歡與人為伴,大部分對陌生人很友善,喜歡與小孩做伴,與其他的犬種能相處得很好,對主人的手勢、語言命令也理解得很快。 標準貴賓犬的正常年齡在14歲左右。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3 Reads)
【歐蘭朵---男女護膚區別對待】 男性的膚質與女性有很大的不同,女性膚質較男性要薄,男性肌膚比女性厚,毛孔粗大,其皮脂腺數量多且發達,有較為粗厚的角質層。女人使用護膚品是為了美麗,男人則是更偏重於健康和活力,男女對護膚保養的定位有著本質的不同,所以說,男女不宜混用護膚品。 歐蘭朵針對男女不同的膚質特點,開發出的護膚套裝,適合家庭使用,男女針對性的使用護膚品,更有助於有效成分的吸收,保持皮膚的年輕狀態。 【獨特成分,給肌膚披上防護衣】 此款歐蘭朵女士護膚品,特別添加復合礦物水精華,各種礦物質給肌膚最深層的滋養和防護,讓肌膚變得柔滑細緻,再加上透明質酸成分,給您的肌膚披上防護衣。 歐蘭朵男士護膚品中富含針葉櫻桃精華,針葉櫻桃是阿西羅拉櫻桃(Acerola Cherry)的中文稱謂。原產於熱帶美洲西印度群島加勒比海地區,故又有西印度櫻桃的叫法。適合在雨量充沛、日照充足、溫度適宜的熱帶及亞熱帶地區生長,以富含維生素C而聞名於世,是世界公認的「天然VC之王」和「生命之果」,更是被公認具有極強的護膚美容效果

Next